交通事故特色調處,為客戶排憂解難

案情描述

某旅行社組織并交由甘肅某旅行社接待的“賞花八日七晚跟團游”在行程第三天,因司機疲勞駕駛致使旅游大巴駛離路面導致側翻,導致游客詹某被甩出車外并被大巴車體壓傷致死,另18人不同程度受傷。出險后,游客家屬索賠120萬余元,對于死亡賠償事宜,游客家屬、車方、地接社和組團社無法達成一致,遲遲不能簽訂賠償協議。

調處經過

在調處中心溝通協調下,各方首先對于游客詹某的損失進行確認,依據法律規定,最終確定為110余萬元。根據各方的賠償能力和案件的實際情況,調處中心提出了調解的方案由車方賠償60萬元,組團社賠償21萬元,甘肅地接社賠償30萬元,但游客家屬、車方、地接社和組團社一直不能簽署賠償協議。經調處中心落實,其癥結在于:車方承運人責任險限額不足以承擔游客詹某的賠償責任,如果旅行社方不承擔一定賠償金額,車方表示不參與賠償處理,而旅行社擔心自行放棄追償權所有損失得不到旅行社責任險的理賠。為促進四方賠償協議的達成,調處中心與統保示范項目各共保體公司充分溝通,剖析如統保項目單獨承擔賠償責任或承擔較大額度的責任后用于追償的人力、物力支出及追償所面臨的風險,經過努力與共保體達成共識:對組團社承擔的部分責任不予追償,并在附加險撫慰金賠償2萬元。此舉大大減少旅行社的損失。最終促成四方簽訂賠償協議,該案件得到妥善的處理。

案例啟示

本案造成損害的責任明確,旅游大巴公司應承擔事故全部責任,難點在于在責任方賠償能力不足情況下,如何協調各方力量共同賠償。可取之處在于,旅行社在承擔賠償責任之前取得了保險公司對其放棄追償權的確認,避免保險公司以旅行社放棄追償權為由拒賠的結果,使得一起較大責任事故妥善解決,避免各方陷入無盡的訴訟中。該事故同時提示旅行社,要重視旅游經營中的各類保險,重視旅游人身意外傷害險。當旅行社責任超過旅責險責任限額時,旅游人身意外傷害險可以間接地轉移和分散旅行社的風險,有利于旅游者事故損失的足額償付,有利于旅游事故的妥善處理。

專家點評

1.事發后,調處中心員工根據具體情況與旅行社商定了通過調解解決糾紛。訴訟往往是糾紛各方最后選擇的一種途徑,因為通過調解或和解的方法處理旅游糾紛,通常比訴訟更加有效便捷且能避免各方的訴累。本案即是在調處員的努力下通過多方協商并達成協議的方式解決了糾紛,值得推廣。但這并不排除在旅游者或其家屬的期望值過高且無合法依據時,調處員或旅行社要求走司法途徑的可能。

2.旅行社在遴選旅游運輸公司時要盡到謹慎選擇的義務

在旅游過程中,交通事故還是最為多發的。旅行社在選擇旅游運輸公司合作時,應遴選具有合法經營資質、接待服務能力強的運輸公司、車輛與司機, 選擇保險齊全且保險額度高的車公司,并與之簽訂合作協議,在合作協議中明確約定雙方的權利、義務和責任。

本案中,大巴車司機疲勞駕駛導致危險事故發生,負事故的直接責任。大巴車司機的職務行為導致的危害結果應由其所在的旅游運輸公司承擔,但旅游運輸公司與旅游者無直接合同關系。此時便產生違約責任與侵權責任的競合。

3.本案若協商不成,旅行社面臨著要承擔更大的責任甚至是全部責任的可能。

若協商不成進入訴訟程序,在違約責任與侵權責任競合的情況下,法院處理案件時應根據原告即旅游者的訴求確定。從旅游者的角度來看,其往往選擇違約之訴,這也是眾多司法實踐證實了的。本案在調處員的努力下,組團社、地接社、車方與死亡游客家屬簽署賠償協議,該結果相比可能的訴訟結果來說,應該對旅行社更有利。

安徽十一选五来彩彩票